遠山書廊:最後期限(2)


  • 高速完成的專案花在除錯上的時間,相對來說少很多;花在設計上的時間,相對來說多很多。
  • 如果你不關心別人,不照顧別人,就別想讓他們為你做一些非凡的事。
  • 程式設計師都是玩世不恭的貓😄
  • 增加加班時間只會降低生產力。最壞的可能性:使用壓力和加班的真正原因是為了在專案失敗時,證明大家並非沒有努力。
  • 如果經理使用辱罵的方法來刺激員工,表現出的是經理的無能,而不是員工的無能。
  • 如果一份規格文件不包含完整的輸入輸出列表,那麼它就什麼都不是;它根本還沒開始。
  • 衝突應當被重視。衝突並不是缺乏職業道德的行為。
  • 談判困難;調解容易。
  • 記住:我們都站在同一邊,跟我們對立的,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
  • 調解人所處的位置應該是沒有權力的。
  • 調解應該從一個小小的儀式開始:「我能幫你們調解一下嗎?」
  • 置你於死地的,不是你不知道的東西─而正是你「知道」絕不會置你於死地的東西。──人的心理盲點。
  • 理想的人員安排:在專案的大部分時間裡由小型核心團隊來做設計工作,在開發的最後階段(時間的最後1/6)加入大量的人手。──可是最後的大量人手不是還要訓練嗎? 這個case太完美了,我質疑這個理論。
  • 要讓不必與會的人可以放心離開,而保持會議的精簡,最簡單的辦法是有一份公開的會議議程,並嚴格執行。
  • 記住:憤怒=恐懼。隨便對屬下發怒的經理一定是因為恐懼才會這樣做。──那像我這種隨便對經理發怒的屬下呢?😄
  • 假設:如果在寫程式之前做了正規而完善的設計,並對設計做了檢驗,那麼我們就不應該需要做程式檢驗。──兩個問題,這裡指的程式檢驗是什麼? 這個假設到底對不對? 這個前提應該建立在完善的低階設計….看來我的確應該去研究一下程式的測試及驗證理論啊。
  • 不要浪費時間,也不要因為嘗試治療上司的病態而使自己受到威脅。
  • 精簡是失敗的公司使用的辦法,它讓員工承擔失敗的責任。公司的目標應該正好相反:要發展而人性化。──不過我認為還是需要知道員工的績效,尤其是在沒救的公務機關,公務員不該是鐵飯碗。
  • 當你聽到「精簡」這個詞的時候,請記住他的弦外之音:失敗和恐嚇。
  • 專案既需要目標,也需要計劃,而且這兩者應該不同。

正巧今天聽了無聊的國防役座談會,滿肚子火又在下班的時候對長官爆炸,寫這些東西真是感觸良多啊….

我在看到玩世不恭的貓時真的笑死,一個人在房間裡笑個不停,是啊,增加額外的壓力給玩世不恭的程式設計師,你以為大家都會乖乖的做到死嗎? 而且credit又是那些平時超混的死傢伙的,誰甘心啊?  事實上,要是惹得程式設計師不爽,大家也不用公然反抗,只要多少給你怠工一下,這個專案就慘了,很多人從程式設計師起家的,似乎升上去就忘了嘛,啊?

至於我們的文件嘛….那就更不用提了,雖然掛了ISO、CMMI等一堆有的沒有的,但其實真的要用時,內容全是垃圾😄 那時我認真看下去,看的都要吐了,X的,這些文件是幾百年沒人更新了啊….

衝突呢,其實我們這裡已經到處都是衝突了😄 很簡單嘛,一部分人忙的要死,看到那些閒著鬼混的人,難道不會起衝突嗎? 另外一種衝突型態則是像某同事那種熱血的人(其實我也是….),碰到不合理的專案壓力(包含亂七八糟的客戶需求、不合理的專案時程、及性向不合)。要試著去調解嗎? 我想了想,我還是算了吧,我自己都快爆炸了,還想去調解別人嗎?😄

另外還講到上司的病態….我覺得我們這裡是滿滿的病態啊啊啊~看來都是一些病入膏肓的沒救症狀,最可怕的是那種瀰漫整個組織的氛圍,現階段我還沒有特別要反抗的意思,可是看起來是越來越誇張了….像那個最上面的,最好是你都不知道底下的人力不足,然後還放一堆人上班的時候去打壘球,這我是不管啦,但是如果敢把那些人的工作丟過來,我不爆炸都難啊~

其實冷靜下來想想,像我這樣的人應該是很難「成功」的吧? 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功的人也許會犧牲很多的代價,甚至放棄自己的人性,相對來講,我這種過於堅持某些原則的人,可能是一輩子的勞碌命吧,但如果成功的代價真是這麼大,我寧願做一個對自己負責的人….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學的遠山書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