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山書廊:轉瞬為風 [一瞬の風になれ]


  • 書名:轉瞬為風
  • 譯者:丁雍/王蘊潔
  • 出版社:麥田出版
  • 原著書名:一瞬の風になれ
  • 原出版社:講談社
  • 作者:佐藤多佳子(SATO TAKAKO)

奇怪了,最近入手的東西也太多了,多了一堆電影還沒看完;買了空之軌跡第三章,才剛打開包裝;順手買了賽德克‧巴萊的小說,雖然主要目的是想看魏德聖那五分鐘的試片,所以小說根本還來不及看,轉瞬為風就又出現了。
 
之前其實是有注意到這本小說的,只是老實說,一來對運動文學沒啥信心,二來現在其實有點怕買小說,我買了沒看的書都快要破表了…沒想到正好同事有買,還跟我大力推薦,本來就對跑步很有興趣的我,當然就是借來看啦─結果看了的下場就是,週四跟週五連兩天晚上看到凌晨三點,差點忘了睡覺,所以週六晚上就不敢再看了─這本小說對我而言真的是最甜美的毒藥啊!!
 
什麼樣的魅力讓我幾乎廢寢忘食? 我也不是第一次看運動文學了,事實上,純種運動文學現在也很難提起我的興趣,因為這類型的文學作品很容易陷入一個同樣的模式─挑戰挑戰再挑戰。這其實是一種無奈的必然,因為現實的運動世界就是這樣不斷挑戰自我的過程,運動文學陷入這樣的窠臼也沒什麼好苛責的。難道,這本小說可以跳脫這樣的模式嗎? 其實也沒有,哪有運動不求超越自我的,哈哈。可是,這個故事真的是除了運動層面以外,也在多個層次引起了我的共鳴。也許這僅僅是一個熱血的高中故事,一個單純的田徑社團故事,但對我這個外表老成、內心還充滿熱血的幼稚傢伙而言,心中被激起的一個個漣漪,互相交錯之下,實在難以平息…
 
●●●
 
「你知道嗎?下半身很有力量,球技卻不怎麼樣的足球選手,卻往往在田徑比賽上大放異彩,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為短跑界的霸主喔!」
─節錄自《第一部 就定位│第一章 Track & Field (田徑賽)│4 計時賽》
 
夢想?啊啊,我的夢想是什麼啊?腦海裡一片空白,只覺得無邊無界,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卻好像有涼風吹過,感覺真好。
「跑得更快。」
我對著那片一望無際、一無所有的白色虛空如此宣言。
「更快。」
連奔跑的模樣在眼前一閃而過,像風一樣咻地穿過那一望無際的白色虛空。感覺真好。
─節錄自《第一部 就定位│第一章 Track & Field (田徑賽)│5 全高運預賽(縣賽)》
 
(連從集訓中逃走)
「不是那個問題!」根岸難得用責備的語氣吼人。「不要浪費上天賜與的天賦!好歹也試著為那些沒有天賦的人想一想!」
─節錄自《第一部 就定位│第二章 夏日大混亂│2 逃走》
 
國中時不論我再怎麼努力,都沒能在足球實力上有所進步。只要一有空,即使在家我也會做重量練習;球隊練習時總是留到最後,反覆練習盤球和射門。可是,比賽時的表現卻一點也沒有進步。雖然我的實力不比其他人差,在隊上也是正式球員,還擔任前鋒的位置,如果沒有老哥的存在,這樣的成就也許能讓我心滿意足了。偏偏我就是被迫認清了自己在控球方面沒天份這個事實。
但是短跑的成績不同,只要勤加練習就會進步。這個由我的身體創造出的紀錄,也讓我開始相信自己─自信,這個我從來沒擁有過的特質,現在似乎開始有了那麼一點點…
─節錄自《第一部 就定位│第三章 好想談戀愛│2 縣內紀錄賽》
 
「也許是可能性吧。所謂自身的能力,其實是有一個範圍的吧?類似最小值和最大極限那樣的範圍。不知道自己能力的最大極限是件好事,那樣才能懷有夢想或是期待,也會因此而躍躍欲試,心想:『自己說不定能做到。』這樣的感覺很棒」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一章 賽季後│2 商量》
 
老實說─其實是我自己不想輸給健哥。健哥就像是遙遠的夜空中閃爍的星星,就算想以他為目標我也無法觸及。而我就像是明知搆不到星星仍突然跳個不停的青蛙,一邊嘆息一邊依舊不停蹬著地面,一直像這樣無謂地掙扎。明知道不可能,也知道只是徒勞無功,就算掙扎得很辛苦還是停不下來…
「我覺得神谷同學比較厲害。」語氣意外地斬釘截鐵。「因為你努力地想追上那種天才,總是積極地向前看,努力地往前邁進,而且不曾氣餒或放棄。你之前對我說過…可能性對吧?不管長距離的練習多麼辛苦,只要想起神谷同學對我說過的話,我就能夠打起精神再撐下去喔。」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三章 摸不到的星星│2 星星與青蛙》
 
「試著尋找自己的夢想吧,就算那夢想看似遙不可及也無所謂!」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三章 摸不到的星星│3 一日五餐》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只要我認真投入運動生涯,我們就是同個世界的人。
我應該更早領悟這個道理的,在他買釘鞋送我時,就應該體會到這一點。我有我要做的事,我有我的使命,健哥是健哥,我是我。不能逃避,不能放棄,也沒有人能夠取代自己。健哥和我都選擇了運動作為我們的世界,也受到了大家的認同。而我一直要到健哥出了車禍才了解這一點,這個代價未免太巨大了,喜悅就像酸性液體般腐蝕著我的心。這是痛徹心扉的喜悅。
春去夏來,健哥將會再次回到球場上。而我則會繼續跑,無論任何季節,都會繼續一直跑!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一章 直到能量歸零│1 運動員》
 
「日本第一!」根岸咬牙切齒地說。「不只是參加全國比賽而已,最終目標是要在全國比賽中拿下冠軍。」
聽到根岸這番激動宣言,我感到內心有什麼東西崩壞了。
「這支隊伍有資格做這樣的夢!」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四章 上挑傳棒法│1 偉大的夢想》
 
神谷新二,曾經以為自己已決定要為足球奉獻青春,無奈他總是一上場比賽就鬧肚子,球技苦無精進。他的兄長健一是足球天才,是他心目中的神,但也是座無法超越的長牆。升上高中後,放棄了足球,他選擇和兒時玩伴一之瀨連加入田徑隊。健哥的天才讓新二心灰意冷,但連的天才卻激起了他的鬥志,去追求一個新的夢想…我不曉得是不是每個人的生涯過程中,都會不斷的有這樣的感觸,但看了這段故事之後,只有「心有戚戚焉」能形容我的感受─有著那種不算頂尖的才能的確是一種痛苦。
 
我知道自己是有一些才能在的,我不是無能之人。但跟男主角新二有著相同無奈的是,我不斷的在生命過程中碰到才能更勝於我的聰明人。所以,原來我也是個好勝的人,磨到現在也必須學會一次次的接受事實─自己的才能,畢竟是有極限在的。是的,勤能補拙,但耗盡一生的精力,嘗試去彌補的可能是一個永遠無法跨越的高度,我個人認為這不符合經濟學原理或投資報酬率─或者說,偶爾會選擇苦行者之路的我,不願意在這個領域去挑戰自己的精神極限。與其如此,我不如去找出自己的最大能力,或尋求其他的方式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
 
神谷新二是幸福的,或至少這畢竟是本小說,他找到了屬於他的領域,他能去發掘他潛在的可能性,那我呢?
 
●●●
 
連說得沒錯,每項比賽都是高中生涯的最後一次,絕對無法重來。能夠走到哪一步,完全取決於我們。
我也不會放棄的,絕對會一直跑下去。連!也許以後我們無法一直在同一個團隊,即使如此,我們也會在同一個賽場上奔跑,一起比賽。我們要永遠、永遠,一直比下去!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一章 直到能量歸零│3 永遠的比賽》
 
「你們真是好搭檔。」阿三輪流看著我們的臉,語重心長地說。「我覺得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這是命運。如果沒有神谷,一之瀨不可能堅持下來;如果沒有一之瀨,神谷也不可能這麼迅速成長。你們真是好搭檔!」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五章 閃亮的跑道│4 全高運預賽(南關東大賽4)》
 
神谷新二,一之瀨連,他們是死黨、是戰友、是對手;是對方的背影,讓他們跑得更快。死黨,知己,一直是我很羨慕的存在。慢慢的,隨著朋友變多了,我也終於體會到,這樣的幸福,其實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尤其在現在這個越來越冷漠的社會…甚至再怎麼好的同伴,都有可能因為一點小小的細故而反目成仇。那麼,就是隨緣吧,就算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友情,還是需要認真經營的。只是,如果真的面臨到了必須一個人披荊斬棘往前走的時刻…那還是得走啊,也不是第一次了,哈哈。
 
●●●
 
比賽後推卸責任的經驗我見多了。我懂那種想把責任推給別人的心情,但像這樣爭著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我就不懂了。
接力賽是四個人的比賽。而個人徑賽則是一個人的比賽。
─節錄自《第一部 就定位│第三章 好想談戀愛│6 新人賽(縣賽2)》
 
(受傷的連,卻堅持參加下一場比賽)
原來是這樣啊…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因為守屋學長─連是為了守屋學長才堅持要跑的。不是因為四百接力的魅力,也不是因為南關東大賽的光環;他是為了更重要的目的才如此堅持的。
也許我還沒真正了解接力這種競賽的意義吧?還沒真正搞懂一之瀨連這個奇怪的傢伙,也還不太能體會那種田徑選手之間的羈絆吧。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二章 學長、學弟│4 傷號》
 
每一場比賽都只有一次機會,沒辦法重來。這和比賽規模無關,每場和夥伴一同奮戰的比賽,都是獨一無二的。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二章 學長、學弟│5 功成身退》
 
也許人際關係沒有所謂的飽和狀態。我不太清楚,所謂天長地久的愛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嗎(純屬想像)?至少接力小組的友情很可能是無限大的(真實感受)。聽說真正優秀的足球隊就是這樣。雖然我沒有親身體驗,但健哥三年級參加錦標賽時的海嶺隊就很有向心力,每傳一球時,全隊都能感受到上下一心的團隊精神。我們現在也一樣,一個人跑的時候,只要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對方當天的狀況;狀況差的時候,其他人就盡力掩護,狀況好的時候,大家則一起衝刺。雖然傳接棒的動作只在兩人之間進行,但隨時都會意識到其他兩個人。老實說,我從沒想過田徑運動可以建立出這麼強的團隊意識。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二章 問題兒童│5 兩星期》
 
(四百接力的比賽前)
我們像往常一樣圍成一圈,互相打氣。接下來的比賽,不是為了進軍全高運,也不是為了跑出好成績,更不是為了和鷲谷對決,我們是為了此時此刻的這支四人團隊而跑。儘管我剛才說得亂七八糟的,但其他人似乎都聽懂了我的意思。當我們互搭著肩高喊加油時,從彼此互望的眼神,我知道他們都已經心領神會。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三章 各自的挑戰│2 全高運預賽(縣賽2)》
 
「可是我真的、真的很想帶一千六百接力的成員去關東…」我泣不成聲的說。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三章 各自的挑戰│5 全高運預賽(縣賽5)》
 
不過,我也體悟到我們這支接力團隊並不是突然誕生的。在鍵山和桃內加入前,是守屋學長和浦木學長,更早之前…也有過各種不同的組合,有的在縣賽中失利,也有的在地區預賽中落敗。每一年,每一年,春野台田徑隊都有人參加接力賽,一路將接力棒傳承了下來。在全高運的系列比賽中,一路跑下來。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五章 閃亮的跑道│5 全高運預賽(南關東大賽5)》
 
完美的四百接力,失敗的一千六百接力,可是,最令人動容的還是大家一起走過的旅程…我不擅長球類,以前很自閉的我總是一個人做著自己的事。可是在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我也真的體會到了團隊情誼的美好─大家一起掙扎過、奮鬥過,不管結局是不是美好的,也是大家一起承擔、一起悲傷、一起快樂…我覺得,人生走過了這麼一遭,那也無憾了。
 
●●●
 
「我很無聊。」連打破了沉默,「你不在,我很無聊。」
「我會加入,是因為想和你比賽。」
但我同時想了起來,我的身體回想起奔跑的感覺,想起那種加速後達到極速,在直線跑道上奔馳的感覺,想起自己捲起的風和腳踩在地面的觸感。那是搭機車、跑車或是雲霄飛車都無法體會的暢快感,是自己的雙腳創造出的奇蹟,那種身體在飛的感覺。
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止。此刻,我只想跑,我也想看別人跑。
「去終點吧。」
「走吧!」我們來到大路,然後,不約而同跑了起來,卯足全力向前衝。
─節錄自《第二部 預備│第五章 運動員的生命│2 丹澤湖》
 
慢慢地,上半身逐漸挺直,身體變輕了,來自地面的衝擊逐漸減弱,快達到極速了!這時我感受到一陣風,好強的風,那陣風不是吹來的,而是我自己產生的風。好暢快啊!感覺棒透了!
我終於能夠放鬆身體,隨著自然的律動奔跑著,在感覺心情暢快的同時,雙腳彷彿自動地跑向前方。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完全不同了,整個世界彷彿在一瞬間全然改觀。
(十秒八二,百公尺第一次成功跑進十秒內)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二章 問題兒童│4 全高運預賽(地區預賽3)》
 
聽到槍聲後,我衝了出去,跑在閃亮的跑道上,跑在我應該前進的道路上,在一百公尺跑道勇往直前。我喜歡這條跑道勝於一切,我喜歡這種身體像飛一樣的感覺,我喜歡迎面而來的那陣風、我捲起的風、我身體衝破的風!我是個短跑選手,不需要其他東西,只要我的身體和這條跑道。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五章 閃亮的跑道│4 全高運預賽(南關東大賽4)》
 
我也想起了,曾經在百公尺賽道上感受到的風。眼眶濕潤時,再次與那曾經竭盡全力飛奔向前的自己相遇…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我看賽車比賽,卻對賽車活動不太感興趣的原因吧─對我而言,不是我自己衝破的風,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健行、跑步、單車,我總是努力的用自己的雙腳橫越大地,現在想起來,我是還在懷念那種感覺吧,那種全力奔跑,風吹不息,衝向未來的暢快─也許,那就是存在我心中最大的光芒。
 
●●●
 
(谷口晉級後抱了神谷…) 
大家都在累積能量─連之前曾這麼說。心靈的能量。在禁止隊友戀愛的社團內,壓抑住自己的情感能量,沒想到竟然一觸即發。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二章 問題兒童│4 全高運預賽(地區預賽3)》
 
●●●

 

(訓練新的四百接力成員─鍵山義人)
「現在鍵山變得很敏感,所以我們乾脆不要再點出他的不是,而是告訴他,應該這麼做,盡可能具體形容正確的動作。」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四章 上挑傳棒法│2 感覺》
 
●●●
 
(失誤連連的四百公尺接力預賽之後)
我們擠進決賽了。我們的成績在第三名以下的團隊中位居第一。我既不覺得高興,也沒有鬆一口氣,當時,我第一次感到恐懼,第一次真實地感受到差一點失去什麼。我渾身顫抖起來。
─節錄自《第三部 跑!│第五章 閃亮的跑道│2 全高運預賽(南關東大賽2)》
 
●●●
 
不過,今天將成為我永生難忘的一天。在往後投入田徑的日子,不,即使有朝一日退出之後,每當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都回想起這一天,踏出新的一步。不只是因為今天跑得很快,不光是因為贏了比賽,雖然說不上來,總覺得自己得到了很大、非常大的收穫。沒關係,即使沒辦法用言語形容也沒關係,我會永遠在心裡牢牢記住這個感覺。
─節錄自《終章》
 
不管是被同事抱怨沒有結局的戀愛,或是參加團體活動累積的人生經驗,以及那些跨越人生新境界的每一步,我真的覺得,很棒。熱血的學生不就是應該這樣的嗎? 比起台灣整天就是比成績的無聊求學生涯,雖然我很不喜歡後悔的感覺,甚至回到過去也不見得能改變什麼,但是台灣這樣的教育,抹煞了太多的可能性,害我都出了社會,才開始過熱血的生活…呃,這應該也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問題啦,覺醒的有點遲。但是我總覺得台灣的教育過程,根本只會要求上課的成績,而沒有任何人格養成的教育可言,所以很多的可能性,你都只能自己去摸索,甚至要去嘗試衝破社會價值觀的壓力…看電視就知道,大人和老師的行為不要亂學喔,很多壞榜樣不能學,嘿嘿。
 
所以,未來要過什麼樣的生活,自己得去創造。不再年輕的自己,努力去抓住屬於自己的青春尾巴吧!!
 
●●●
 
雖然我的日文程度很兩光,但其實看了沒多久,就隱隱覺得中文書名是有點差異的。跟老妹確認了一下,是的,正確的日文原意應該可以說是「為轉瞬風」。不過日文這麼差的我,看得出來這種事情,只能說是直覺了吧。也許,從以前到現在,那種奔跑的感覺就一直烙印在我的心中,從來未曾消逝過…
 
所以,會被這樣的熱血故事感動,也許我還太幼稚了吧。感動到我不會想去在意一向以來,對小說的那幾個創意、劇情、描述等評分面向。也許那樣的結局太過平淡,缺乏同事最在意的神谷與谷口的戀情。的確,我贊同作者不再去寫全高運的比賽,因為那可能只流於一般的運動文學模式。只是覺得結局似乎可以更好─或者我只是意猶未盡而已? 沉醉在這樣的閱讀樂趣中不能自己…
 
既然這樣的話,去找到自己的跑道吧。小說再怎麼好看,共鳴再怎麼多,乘著自己的風,才是自己的人生。
 
●●●
 
那是我的跑道!!
那條閃亮的跑道!!
─節錄自《終章》
 
●●●
 
祝每個人都能盡情跑過充滿光和熱的人生!!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學的遠山書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