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8_苗栗南庄_加里山


[連結]

[記錄]
[0600]其實不需要這麼早起的,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醒來了…沒關係,準備準備吧。
[0715]下68快速道路的武陵路交流道,先與一個同伴會合─什麼,竟然下起雨來了?!今天的天氣會怎麼樣呢? 不要再下啦~
[0745]頭份交流道。理論上是八點會合,看來是我預備的time buffer太多了。正巧也接到電話,另外一台從台北下來的車會比較晚到,那我正好安心的吃個早餐,嘿嘿。
不過八點左右另外一台車到了之後,卻知道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們竟然買了6000cc的運動飲料要來煮中餐,哇哈哈~還好可以趕快在便利商店補給一下。
[0820]經歷了這些意外之後,雨也停了,延遲了20分鐘,我們終於可以從頭份交流道出發了。只是這樣到達加里山可能也快十點了…
說實在的,本來預估九點半從登山口起登的時間點,其實以我們的腳程來說已經有點危險了。一般而言,普通山友來回加里山的時間約在五到六個小時之間,這應該不是我們趕得上的腳程,所以我事前預估的全程往返時間大約在八到九個小時左右。如果是十點才開始走,實在不無摸黑的可能性…好啦,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反正我也連頭燈都準備了,大家好自為之囉。
沿著台三線到達三灣,轉入124縣道途經南庄,再左轉苗21,最後就是一路往鹿場部落走…124縣道沿途已是落英紛紛,苗栗的油桐花似乎漸漸進入極盛期,看來這一帶的花期可能只剩下兩個禮拜了,要看五月雪的手腳要快喔~
[0941]一路暢通的到了登山口停車場。這路況比我前幾年來逛向天湖時好得多哪,不過最後這段爬上1410m的陡坡也挺嗆的,有點想來騎個單車,哈哈。
[0945]終於踏上登山口,0k的加里山步道起點。不過實在也笑不出來了…滿天都是濃的快要滴出水來的雲霧,唉,今天的山頂八成什麼都看不到…
一開始的步道,是柳杉林中的水管路。走在這種類似東眼山或溪頭的景觀當中,很久以前的我會為了滿滿的芬多精而興奮著。但是自從知道這種林地大部分都是日本鬼子濫伐之後的傑作,舉目所見,卻都是歷史與自然的傷痕…百年之前,也許這也是片美麗的檜木林吧? 時至今日,卻僅餘少數的紅檜殘木…失去的珍貴自然資產不會再回來了,但是自私的人類啊,你真的學到教訓了嗎?
[0950]沒多久就到了往哈勘尼山的岔路。哈加縱走這條經典O型路線雖然一直有人嚷著要走,但今天肯定是沒辦法的,下次有機會再來吧~
[1012]經過了0.5k的木樁,就是風美溪。原來我們還要涉溪而過啊? 看來我功課沒做夠。有前輩架了個佳里小橋以供通行,後來查資料才知道,這座橋在每幅照片中都是不同的樣子,因為常常被沖斷再重建。真的是要感謝這些山林中的無名英雄啊。
穿過風美溪,就開始爬坡了。果然步道一開始的平緩下坡都是假象,這裡才是真實的開始。不過也只是一些枕木步道及之字形爬坡,傳說中的拉繩陡坡遲遲沒出現…要多保留點體力喔。
[1027]走到了一個舊步道的岔路,天曉得這條路會怎麼轉向,還是乖乖走新的步道。
[1110]沿著荒煙漫草中的舊鐵道前行,就到了木屋。
走在舊鐵道旁,實在很有走入時光隧道的感覺。不自覺得就想沿著鐵道繼續走下去…但那邊似乎是另一個往大坪的登山口,這對於我們今天的行程來講,應該也是無能為力。
木屋旁是個開闊的平地,休息的山友也不少,不過看著他們手上大包小包的,剛剛也看到步道外有人在走來走去找東西,原來他們是在採集藥草啊,第一次看見金線蓮的實物,希望哪天我也有能力辨認這些野外的有用植物。
走到這裡約是直線距離的一半,可是我們也才剛爬升到1660公尺左右,距離最終點的2220三角點─還有得走啊,只是今天的山頂肯定沒有展望,實在沒什麼目標耶,唉呀呀…還好走了一陣子,碰到有一個正要下山的山友,讓我們看了一葉蘭的照片,讚啊,又有新動力囉~
[1135]救援樁號5,約1790m,據說我們要走到10。大家的行進速度都不快,有個參加山協的同伴還說,以這樣的速度來說,就像她每次參加山協的登山活動一樣,每次都是在後面遙遙落後的…所以我不敢參加縣市的登山協會啊,年輕人只有被嘲笑的份…
不過其實我背負並不重,還可以再走快一點,比較擔心的是幾位裝滿食物,飲水及Canon磚頭一顆 (DSLR) 的同伴,稍微分了一些重量過來,不過還是有人不鳥我。那─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1219]終於上到稜線,約1974m。開始出現拉繩陡坡,收起登山杖,我今天帶來發送的工作手套也可以派上用場了。我比較少使用繩索,不斷的抓著樹幹與樹枝上攀再上攀,與長滿青苔的石壁及泥濘的泥土地搏鬥著,我又不自覺的想起了北插天山…
[1253]爬過了幾個山壁,不斷的在巨石中穿行,第一片長滿一葉蘭的山壁出現了。近在咫尺卻初次見面的ㄧ葉蘭,淡雅的花色點綴在聳立的山壁上,今天真的是要感謝你的存在啊,哈哈
[1308]又爬上幾個陡坡,正在喘息的當下,好心的山友提醒我們別錯過了另外一片充滿一葉蘭的懸崖─這如果沒有人提醒一定是會錯過的,原來這是口耳相傳,一路告知的山友心意,這也算是種傳承吧,呵呵。
這片峭壁上的ㄧ葉蘭,就真的是空谷幽蘭了。懸空而發的一整片盛開的繁花,比起第一片山壁更為壯觀,也許是因為無可褻瀆吧。不過在專注拍攝的同時,可千萬要注意腳下深不見底的山崖喔…
[1329]來到了一個開闊的峭壁,3k。如果天氣好的話,這裡應該會很有暴露感吧? 不過此時的我們還是啥都看不到啊~對照著手上的HCx GPS資料,前面這個淹沒在濃霧中的山頭,應該就是我們的最後目標了,走吧!!
[1344]加里山,2220m,一等三角點,終於到達。
猜測著應為最後一段的爬坡,奮力攀爬,我一口氣衝上了山頂─果然是白茫茫一片哪,超過海拔兩千又如此容易親近的三角點實在不常見,還蠻可惜的,唉~儘管仍有山友流連忘返,不過還好仍然有地方讓我們煮午餐,想必大家都餓很久了吧,開飯囉~
大家邊吃邊抱怨著山頭的眾多蚊蠅,只是心知肚明的是,這些蚊蠅多半都是山友帶上來的。我不敢說我們完全沒有留下不該留下的足跡,只是,也只能盡力了。不管怎麼樣,走了這麼遠,肚子這麼餓,有鱈魚丸+蔬菜+香菇肉燥麵的午餐─實在是太好吃了啦!!
吃著吃著,豆大的雨滴突然落下,讓人實在措手不及。更使人意外的是,籠罩山頭的濃霧竟然也突然間散開,天光一現哪~也許還是沒辦法看到壯觀的聖稜線或外海,但是有著這麼一刻的藍天白雲,實在要感謝老天囉。
[1503]吃了很久,玩了很久 (都玩到哈勘尼山的斷崖去了) ,又遇見了好幾團家庭團啦、美眉團的山友,我們反倒變成最後一團下山的,哈哈。
不過幾個陡坡的下降,大幅的降低了前幾團的行進速度,也讓我們陸續趕上了前面的好幾團山友。我不敢說我駕輕就熟,只是比較習慣而已。不過我很意外的是,這裡的下坡我竟然都不需要背向下降,用上「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口訣,幾乎都是直接正面下降,實在還蠻輕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的放鬆,當我走到一馬當先的時候,又習慣了護膝、登山杖,下坡的速度不自覺的越來越快。輕快的登山杖連點,雙腳側身踩踏,像在撐竿跳一樣的飛奔下山~
[1700]回到了風美溪的佳里小橋。等了一會兒,同伴們陸陸續續出現,我也被念了…每個人都在冒煙,好像是因為跟著我衝太快的關係。唉呀呀,大家休息一下,洗把臉消消氣吧,我順便幫各位修修登山杖~
[1731]回到登山口。其實這時候開始下起雨來,不過沒什麼人有興趣在這個時候拿出雨衣,反正車子就快到了。不過終於是下來了啊,今天的下坡進度真的是蠻不錯的,讓我們不需要摸黑。緊跟著另一團山友也下山了,有一個家庭團反而落在最後頭,途中看他們的小孩子似乎很不習慣陡坡下攀,帶小孩子來這裡實在有點勉強啊。
快樂的把所有的水果全部掃完,到南庄簡單吃個東西,聽著某位妙語連珠的同伴滔滔不絕,笑到臉抽筋…愉快的一天哪,不過我下次還想來看雲海啦~
[GPS]
[累計里程] 10.3km
[最快航速] 8.1k/h
[移動計時] 2hrs42min
[移動平均航速] 3.8k/h
[停留計時] 5hrs14min
[全程平均航速] 1.3k/h
[高度]  1410m
[里程計]  10.28km
[總爬升落差] 822m
[最高高度] 2224m
[附記]
那個最高高度是氣壓計量出來的,哈哈。不過跟步道旁的里程木樁比起來,我的里程資訊實在多很多…根據步道標示,山頂只有3.14km,這樣來回也只有6.28km,對照其他山友的11km里程資訊,我覺得GPS還是比較準。

[心情]
加里山,其實一直放在我的登山名單當中。雖然前陣子因故未成行,但因為他拔地而起的海拔兩千公尺高度,及其易於親近的步道難度,讓他成為了桃竹苗這一帶獨樹一幟的中級山。儘管沒能夠親眼見識那名聞遐邇的雲海及聖稜線,但仍是座會讓人覺得不虛此行的大山。只是在爬下滿是青苔的峭壁或走在泥濘步道上的每個時刻,我都不自覺的會想起久違的北插天山…從上週的北德拉曼神木之行到這週的加里山,這段一脈相承卻潮濕無比的山區,在在提醒著我,這就是真實的台灣之美。走在這些中級山的山林當中,彷彿走入了母親溫暖的懷抱之中,陷入點點滴滴苦樂參半、再親切不過的回憶…
至於那段被譴責的下坡疾行,遠遠把所有人拋在後頭的情形,我的理智是知道的,這其實是不好的行為。不但是獨行,也造成全團人可能用他們不習慣的速度前進,讓部分的人落單…可是,也許是實在太久沒有這種美妙的獨行感受,感覺似乎完全掌握了這種路段的行進方式,一路輕盈的藉著登山杖飛躍下山,我完全沒辦法克制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那時腦啡應該是發揮了很大的作用,這也是我喜愛運動的原因,不需要藉助藥物或酒精,心情自然能夠昂揚不已。
偶爾狂狷,是人生的快意,不過下不為例吧。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行、自然與荒野, 台灣記憶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