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旅人記事]給自己的一封信:The Meaning of Itinerary, and Life


Hi David,

  從西澳的首府Perth出發,與熟悉的朋友及親人,往北經過美麗的海岸線到達西北澳第一大城Broome;與Broome認識的旅伴一起穿越Kimberly的蠻荒之地,進入北領地的首府Darwin;一個人開車穿越世界遺產的Kakadu國家公園,南下到澳洲的中心Alice Springs;再與親人朋友會合,開啟澳洲象徵Uluru(愛爾斯岩)至南澳首府Adelaide的旅程…

  看著Uluru令人震撼的孤寂蒼涼,風之谷超乎想像的奇異壯麗,你想起旅程中認識的更多新朋友,許許多多意料之外的奇妙遇合:Halls Creek與旅伴的以車為家、Darwin真正的”share”house、參觀Ubirr原住民壁畫後奇妙的iPod問題、Kakadu國家公園過馬路的三隻小豬、北領地南下的荒野暴風雨、已經完成美加橫越與環澳,正單人騎乘Stuart Highway的義大利籍單車爺爺、West MacDonell山脈偶然相遇的外國朋友…在上萬公里的跋涉之後,也許這趟旅程,或者說,這次澳洲之行的真正意義正在浮現。

  “The meaning of life, is to give life meaning.”印象中,一個雷電交加、傾盆大雨的夜晚,在北領地第三大城Katherine的Backpackers看過這樣的一句格言。誰說的? 記不得了。只是這句話,似乎就是你汲汲營營找尋的答案─你的人生意義,你要自己賦予。沒有人能幫你過你的人生,也沒有人能為你的人生負責,能找到人生方向的,只有你自己。

  曾經,昂揚的看著窗外不停飛逝的風景,感覺到開始旅行的自由。

  曾經,在疾病的折磨之下,痛苦的度過了西北澳的十天旅程。

  曾經,百般無聊的停留在Broome,只為了等待車子的修復,卻已經開始對Backpackers髒亂的環境感到厭倦。

  曾經,對旅行的一切感到疲憊,但仍然堅持著對自己及朋友的承諾,自我鞭策著繼續踏出下一段的旅程。

  曾經,看著美不勝收的西澳及北領地景點,雀躍不已的排著行程,可是總因為預算及其他因素捨去一個又一個的夢幻美景。

  曾經,單日奔馳了八百公里到達Darwin,以及一千兩百公里到達Alice Springs,疲不能興的只想找個棲身之處。

  曾經,在有計畫的旅行與隨興走到哪睡到哪的流浪間困惑著。

  曾經,沒有任何計畫的跑到了Darwin,卻順利的住進了sharehouse,再次遇到了一群真心相助的朋友。

  曾經,出發前往Kakadu國家公園的幾百公尺內,車子馬上熄火在修車廠之前。在沒有任何修車廠開門的禮拜天,奔波了一個上午暫時安置車子,隔天修車廠的白鬍子老爺爺就順利的修好車子。

  曾經,由於對機械的不夠了解,總是懷有對明日旅程的恐懼。

  曾經,揮汗如雨的跑在Darwin的夕陽之下,總算確定身體的完全康復。

  曾經,在前往West MacDonell山脈的途中,停在第三條氾濫在公路上的河前,與來來往往的旅客交談,一個人掙扎著是否繼續開車涉水過河。最終仍是決定穿越,還是看到了Ormiston Gorge,總共也穿越了七條河到達了Glen Helen再折返。

  曾經,看過了原住民對Uluru聖地的說明,對於不能攀登的結果稍微釋然,也基於互相尊重的想法,歸還了一顆來自Uluru的石頭─不屬於自己的,便該回到它原來的家鄉。

  曾經,看著旅途中偶遇的單車爺爺,車上那簡單卻完整的生活裝備,不禁想著,你還有哪些多餘的物質慾望? 生活是不是可以更簡單一點,回歸到它應該有的美麗?

  這些林林總總的起起伏伏,在在都讓你看見真正的你,是多麼的脆弱,也是多麼的強韌─面對真實的自己,似乎就是這次旅程的真正意義。

  一生中很難有機會,可以經歷這麼多不同的環境,認識不同國籍、不同文化的朋友,跨越這麼長的時空,有各式各樣的際遇。在這麼長的旅程之中,你也漸漸學會了,不是每個絕美的風景都能看到,囿於種種原因─也許是時間、也許是預算、也許是天氣、也許是交通工具不允許、也許就只是累了─你沒有辦法總是完成一個完美的旅行。有時候更是得屈服於現實,在某些條件的限制之下,必須對每個照片中的美景做出取捨。於是,理性的你與感性的你總是在拔河,與外界的互動以及自我的思索時間也在互相拮抗著。可是,這又何妨? 就像人生一樣,成功的結果並不應該是一切,光榮的背後可能是一片虛無。通過這些多采多姿的過程,你可以看到更多以前完全想像不到的面向,所以對於未來想去做的事、可以做的事、以及應該做的事,也慢慢可以描繪一個初步的輪廓出來…

  旅程尚未結束,但隧道盡頭的光芒似乎已經在前面等待─當然,對於你來說,這段旅程的結束,也只是下一段旅程的開始,直到完成人生這個最長的旅程。那麼,還是前進吧─想繼續學習、繼續體驗、繼續旅行,還有很多有趣的未知在等著你呢~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我的心靈地圖, 澳洲打工度假, 澳洲打工度假日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黑色旅人記事]給自己的一封信:The Meaning of Itinerary, and Life

  1. 通告: 生命風景的山林書寫─嚮往著,那映照著斜陽的山頭 | 山頭斜照卻相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