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imberley,橫越澳洲最後荒原的公路旅行


沒有Gibb River road,沒有Horizontal Falls,沒有Bungle Bungle Range,也沒有Wolfe Creek的隕石坑,這篇遊記並沒有什麼常人難以到達的世外秘境… 就只是2010年環澳的第二段公路旅行,橫越有澳洲最後荒原之稱的,The Kimberley。


走向地平線Kimberley位於西澳最北端,約莫是西起Broome,南至Fitzroy Crossing與Halls Creek連線,東至西澳邊界的範圍,是世界上僅存的大型荒野區之一,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幾乎是全球最低,也有著澳洲最後荒原之稱。其紅色崎嶇的地貌,就是電影「澳大利亞」的創作發源地。

已經在Broome盤桓數日的我,欲驅車前往Darwin,就需要穿越這片荒野。雖然從Perth到Broome的路上,已經慢慢體會到在澳洲公路旅行的酸甜苦辣,但Kimberley似乎更為荒涼,而且這次可沒有汽車專家同行,心理上滿滿都是對旅行的疲憊…

11月初的當時,在澳洲已經快要進入第八個月了。

Perth待了兩個多月,加上農場的三個月,再回到Perth停留了一陣子,其實是從來沒有想家的感覺─早就已經離開故鄉求學及工作了十幾年,思鄉的情緒也許偶爾會萌芽,但更多的是對新事物的好奇心。所以也才會在回到Perth後就買了二手車,滿懷雄心壯志的想出發去環澳,甚至還可以嘗試在西澳北部或北領地找工作。

但一切對未來旅程的樂觀與期待,都在身體出狀況之後破滅。

就像那時的打工度假日記所提到的,雖然照著既定的行程出發,但那如影隨形的痛楚,每分每秒都不斷的凌遲著精神、消耗著體力。於是在如期到達Broome之後,儘管狀況已經漸漸緩和,但一點一滴累積的無形疲勞,卻一次性的猛烈爆發出來─

I was burned out, at Broome, at that moment.

倦意就像是又濃又厚的烏雲覆蓋在心靈平野上,雨勢從不間斷,但卻只會無窮無盡的洗去萌發向上的意志,僅僅留下漫無邊際的虛無,了無生機…所以後來對「深夜特急」中所描寫的,失去旅行力量的場景,完完全全的感同身受。畢竟自己也曾有過那樣一段,每天懶散地躺在backpackers的房間裡,看著美帝影集,什麼事都不想做的頹廢時光…

怎麼樣走出來的?

也許是厭倦了終日幫別人洗碗的backpackers;也許是因為Broome的「月梯」自然奇景已經結束,明年請早;也許,只是因為…終歸是要到達Melbourne,我才回得了家吧。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平凡的,走在很多別人走過的路上,這也是再平凡不過的理由,讓我必須走出去,以及走下去。但仔細想想也有點牽強─如果疲倦覆蓋了一切,那我又是藉由什麼樣的意志而掙脫的?

也許,就是有那麼一點的反骨吧,嘿。

Day1,Broome – Derby – Fitzroy Crossing – Halls Creek,786.8km

這趟旅行,幸運的是有找到一位旅伴,至少有人結伴同行。不過因為他也在Broome待了一段時間,蠻想回到Darwin去找朋友,所以我也就把行程改成主要向Darwin前進,不在途中停留太久─反正也已經跟一開始由Perth到Darwin的計劃有很大的差距了,也沒必要堅持什麼。

Derby

Boab Prison Tree

在Derby加完油,會看到這棵著名的Boab Prison Tree,看起來不像一般可愛的、胖嘟嘟的麵包樹,反而有點猙獰。

但更可惜的是,Derby就是Gibb River road的入口─這是要嘗試橫越Kimberley的真正冒險家會挑戰的行程,從Kununurra到Derby,可以看到真正的荒野:各種奇妙的野生動植物,及令人嘆為觀止的峽谷,是四輪驅動車越野旅遊的絕佳地點。

一來我的車只是台一般的旅行車,買不起四輪驅動車;二來汽車越野旅遊所需的專業技術我也付之闕如,所以不管再怎麼嚮往這段旅程,我也早就知道這次是無緣進行的…只能看看入口過過乾癮哪。

在Fitzroy Crossing停留

藍天,矮樹,原住民…Fitzroy Crossing也是一樣的荒涼,並沒有多加停留,加完油趕完將近八百公里的路程,到Halls Creek投宿─是的,你沒有看錯,可以往上捲動確認一下,第一天的里程就來到了786.8公里,再加把勁就可以環台灣全島一周的距離。

剛從Perth出發時規劃的行程,還會以在台灣旅行的經驗來看,估個三四百公里就很多了吧? 漸漸發現自己錯得離譜。澳洲地廣人稀,城鎮與城鎮之間相隔甚遠,有時甚至一兩百公里的公路上,就只有一個加油站。因此除了注意油量及攜帶油桶以防萬一之外,如果沒有太多景點要看,在西澳、北領地、南澳這些地方,沿著那些直到遠方地平線的公路馳騁,一天五六百公里的里程都是很正常的,以後單日里程紀錄還會屢創新高喔…

Day2,Halls Creek – Wyndham – Kununurra,522.4km

Welcome!!

從Halls Creek出發後,就已經進入了Kimberley的最東端了。

穿越最後的East Kimberley

地貌的起伏更大,公路也略有蜿蜒。但不變的藍天與矮林,仍舊顯得荒蕪…但也許,只是匆匆路過的我們,無法發覺那潛伏的生機。

Wyndham

往Kununurra的路上,Wyndham並非必經之處。只是難得有一般車輛可以到達的景點,還是想來Five Rivers Lookout看看。

好希望是在落日時分來到這裡喔...

顧名思義,Five Rivers Lookout就是可以看到Ord,Forest,King,Durack及Pentecost共五條河的出海口。想必這樣壯闊的景觀,如果在清晨或黃昏之際來觀賞,應該會有更驚人的美景吧…

但是,我們總是只有現在哪。

Kununurra

Kununurra的Ord river

進入Kununurra,就更能體會這裡的得天獨厚。

Ord river彷彿流向天際一般的豐沛水量,是從Perth一路北上以來,難得一見的。當初就耳聞這裡的繁榮,所以也曾考慮過來這裡找工作…真的,這裡的YHA是我在澳洲看過設備最好的青年旅館。只是那些考量,跟當下的時空,已經毫無關聯了。而且也有點厭倦了backpackers的環境─除了在Perth住過幾次的Britannia之外,backpackers的廚房常常都是令人無奈的髒亂,這間YHA也不例外。

比較傷腦筋的是,車子似乎有些小問題,所以奔波在Kununurra的街道上尋找修車廠,但還是得隔天才能修…今晚就早點休息吧。

Day3,Kununurra – Katherine – Darwin,848.1km

Kimberley Croc Backpackers YHA

清晨起床,趕著去修車上路,也就只能這麼離開了。

進入北領地

然後就是第一次穿越州界,第一次穿越時區…終於是離開西澳,來到北領地了啊。

在Katherine短暫停留,最後在生日的那天傍晚到達Darwin,再創單日里程的新高,848.1公里。感謝旅伴的幫忙,讓我很快找到sharehouse,還讓新室友們招待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只是也許他們還不知道那對我的意義,我又是多麼的感謝他們─「真的,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但那該是另一個,屬於Darwin的故事了。


感覺,是篇蠻平淡的遊記吧? 其實我只是想寫Halls Creek的那個晚上,那個早晨而已。

到達那樣的內陸小鎮,沒有預定住宿,也找不到backpackers,所以乾脆找了個露營地投宿。我帶的登山用攻頂爐終於派上用場,只是因為沒有帳篷的關係,兩個人也都只能睡車上。

清晨的Halls Creek Caravan Park

還以為會像在Broome一樣的炎熱,但大大失算的是,內陸溫差之大,讓我半夜兩點多就第一次被冷醒,剩下的,就只是躺在打平的車後座上翻來覆去,最後乾脆爬起來寫日記,及散散步─翻翻當時的日記,時間是早上四點三十五分。

漫步在這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鎮,除了零零落落的房舍之外,常常就是一隻隻的電線杆相連到天際,彷彿遺世獨立一樣。

但似乎就該是這樣的感覺

但也就是第一次以車為家的這個晚上,旅行的心情,似乎總算再次復甦。

沒有預先找好每一天的住宿,是這次的旅程。

沒有預先規劃好每一天要去看的景點,是這次的旅程。

彷彿走入早期美國西部電影的荒涼場景一樣,是這次的旅程…沒有像Supernatural裡的Winchester兄弟一樣,帥氣的在公路上開著雪佛蘭跑車,但原來,我也可以有自己的公路旅行。

終於,像是從什麼解脫了出來,得到了自由─就像是回到自己一個人單車環島的時候一樣,自己的,自由的,流浪的,隨遇而安的無處不可去~

其實以前就有這種傾向了,一直都很懷疑那些「大家都這樣做」的事情,所以會想去嘗試一些不同的可能性。但慢慢找到自己的自由,才知道,是不是會變成某種烏煙瘴氣的生活方式,終究還是取決於自己的選擇,每個人,都可以、也應該自由的去做自己。所以也才恍然大悟,這是我的第一個旅行的意義─找回自己。

離開求學階段,工作了一段時間後,總是會迷惘著,當大家都在比較金錢、地位,這些,真的是我要的嗎? 嘗試著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找尋那個適得其所的角落…也就是為自己活著,而不是盲目的追逐著整個社會加諸每個人的價值觀。

似乎也是這樣,才有機會真的找到,怎麼選擇生活的答案。

相信自己所選擇的道路,實踐自己心中真實想要追求的價值,也許外人看來是任性的、剛愎自用的。但這鄉愿的社會就是這樣,「曾參殺人」、「三人成虎」均不外如是。只能相信內心的安定感,讓人不會心情浮動,沉著的專注在自己喜歡,或自己本來就應該去做的事情上。

露營車,荒原,Kimberley的天空...我也想要這樣的旅行啊。

在那片荒蕪的野地上,我也曾見過這樣自由的藍天…

相信,我正走在自己的路上,帶著一點熱情,想堅持一些價值…希望你也是。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洲打工度假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則回應給 The Kimberley,橫越澳洲最後荒原的公路旅行

  1. 甲殼類 說:

    不管怎麼說,能夠堅持走完如此長程的行程!
    真的也是一種不平凡!
    超讚的!

  2. 通告: 在旅行裡看見生活 | 山頭斜照卻相迎

  3. 通告: 在《內布拉斯加》的公路上 | 山頭斜照卻相迎

  4. Lady Oscar 說:

    那一大片火紅的岩地太美了! 與寶藍色的天空繾綣交融,大自然的造物不可思議。 澳洲真是個美麗的地方! 好羨慕你親眼看到這些美景,走在那片土地上。 Kununurra 這個字一直給我原始部落的感覺,粗獷、野性、力美。 沒想到也有如何安謐溫柔的景色。

    一個人,走自己的路,這是心靈上最大的自由,這份自由包括了對天地萬物的深刻體會和崇敬、對自己這個個體的瞭知、以及對生命的開放心態。 你的旅程既深且廣,真是了不起~

    • dflucifer 說:

      是第一張照片嗎(搔頭) 妳寫的文字好像比照片美多了哈哈哈~
      Kununurra 基本上是個現代城鎮了,附近也許有部落,但其實在澳洲開了上萬公里的車,也沒真的進入部落過,不曉得現在的生活方式是怎麼樣…我其實也是這趟走下來,才發覺自己的心靈不夠開放,還要努力~

  5. 通告: 旅行,孤獨,與恐懼 | 山頭斜照卻相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