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舞,最後


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在大山背山這樣的郊山看到雪。

I think it is weird for these tropical plants...

I think it is weird for these tropical plants…

前兩次在台灣賞雪,都是在合歡山—第一次就是七年前的這次。山爬多了,漸漸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剛買了一台長焦的類單眼Nikon Coolpix P80,趁著前一天下雪後的大晴天,起了個大早一個人開車上去賞雪,然後看看能不能一次撿四座百岳山頭,可惜後來時間來不及,只完成了石門山、合歡東峰以及合歡主峰。或許是運氣好吧,爬合歡東峰的時候儘管氣喘如牛,但並沒有高山症,最令人難忘的就是結冰的山徑,從此我就體會到了雪季登山及開車的困難之處…回頭去看當時稚嫩的文字,也是挺有趣的,呵。(現在就不嫩了嗎?好吧,現在是老了…)

第二次就是去年的南投之行,我也不知道是在談相機還是在談旅行,或許對目前的我來說,這兩者其實是一體的兩面。所以現在其他的電子器材都可以放下,但要我去丟下相機去旅行大概還辦不到…

而這次的霸王寒流(這名字誰取的?其實台灣很多人不是中武俠小說的毒就是布袋戲迷吧?好啦,我承認我兩者都是…),則又讓人大開眼界。

Child and dog

Child and dog

這個很忙碌的年,工作與生活都即將迎接巨大的轉變,本來也因為忙於尋覓另一個城市的落腳處而無暇旁顧,但或許受這波前所未見的寒流所影響,週日下午突然出現了空檔,聽說連大山背山都下雪了,就上去看看。

車行至半山腰陷入了塞車的車陣,天空就飄下了一片片的雪白,我也不知道是冰霰還是雪?跟我在日本見到的初雪似乎有點不同,比較小,結晶比較不明顯,但也不會落地彈起…可是塞車的大家,都還是歡愉的打開車窗迎接這樣的奇景。

因為實在來過太多次了,持續塞車的時候在接近樂善堂附近看到了空位,就停車步行了─

Some snow

Some snow

但原來這裡就是雪線。

向山區望去,高度只要超過三四百公尺的山丘,都鋪上了一層雪白。

The world was totally different

The world was totally different

大多數遊客就停留在樂善堂附近的山徑玩雪,但我想了想,就算山徑有部分結冰,但照我一貫走石階步道上山、產業道路下山的O型路徑,應該是不會太難走,所以還是照樣上山。

White garden

White garden

是個銀色世界啊。

驚嘆著,在最平常的風景裡,看到最不平常的面貌。

Murcott

Murcott

這些熱帶植物如果有感知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想到有被雪霸凌的一天?許許多多的樹梢,都因為積雪而下垂,連果園裡的茂谷柑也被雪淹沒,不曉得這些未採收的果實是不是就這樣變成了農人的損失,但…不管怎麼說,對地處亞熱帶的台灣來說,隔天的臉書就被災害文洗版也是沒有辦法的。

「明天過後」的電影劇情或許不會成真,但只要這樣的怪異天象每年出現,都會是難以承受的天災。

Final steps

Final steps

接近山頂的陡峭階梯,或許少有登山客造訪吧,還是有結冰的現象,最後就抓著欄杆才登頂。

The bottom world is normal, but...

The bottom world is normal, but…

山下的世界仍舊一如往常,但海拔705公尺的我,卻像是在一個截然不同的異界。

The special pool

The special pool

賞雪的時候不覺得冷,但回到沒有暖氣的木屋,連登山用的羽絨睡袋都難擋那樣刺骨的寒意—週六的平地最低溫就是落在新竹的2.8度,睡到一半冷到受不了還把登山用的羽絨睡袋拉過來蓋,多少有點著涼,但總算是撐過了下雪的那幾天。可如果不是因為體質有所改善,大概又像剛去澳洲農場那時候感冒了吧。

奔波不停的這陣子,很多照片沒整理,很多文章沒時間寫,很多感觸…或許也會隨著時間而消逝。記憶不太能信任,我以為,紀錄了什麼就多少能在未來拾回些什麼,但一個人的繁忙,這個月的文章也就只能這樣啦…

I don't know how to decribe the white world...

I don’t know how to decribe the white world…

雪舞漫天,在這個城市,最後。

[相簿]

Snow Dance in Hsinchu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行、自然與荒野, 台灣記憶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則回應給 雪舞,最後

  1. 漫遊者-Lu 說:

    如夢境一場
    我想那幾天
    很多人的心都沉醉了!~~~

    不過我們台南山區沒下雪
    雖然高度是夠的

    真的很美很美
    我也很喜歡雪

  2. 甲殼類 說:

    雪景很美,不過我承認我有仔細回想明天過後的劇情,然後開始考慮如果真的…..要往那逃命!😄
    (後來我和我妹說…..應該到北迴歸線以南就可以了…..吧?)

  3. Lady Oscar 說:

    這種景象在台灣確實很難得一見~
    如果有一天, 此番低溫和淡雪成了常態, 那可就奇怪了
    柑橘類的植物很怕低溫, 希望那些茂谷柑平安無事
    季的有一年佛羅里達州低溫下雪, 許多柑橘都凍壞了 …

  4. 通告: 強震,府城,這個年 | 山頭斜照卻相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