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日曜日式散步者」散場之後


「大家好,不好意思,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講話。

我是個小小的後輩,其實,小時候並不是那麼了解爺爺,因為他在家裡是嚴肅的,甚至有點不苟言笑的。可是後來對他知道得越多,才會努力想從這些詩句、資料、或是電影裡,去拼湊出他特別的人生─雖然我只會寫散文,到目前為止,新詩多半還是看不懂。

但感謝導演及各位工作人員的努力,讓這些可能在時光裡沉眠許久的過去重見天日,也謝謝今晚一起欣賞的各位,謝謝大家。」

那是個不太一樣的夜,因為「日曜日式散步者」這部特別的電影。

就像上面那篇不得不被叫上台的致詞一樣,事實上,我也記不清我所講的一字一句了,臨場發揮,事過境遷當然記憶模糊。

只是大意應該就是這樣。或許是因為那些受到迫害的記憶太過痛苦與悲傷,我們這些小小的後輩,幾乎不曾聽聞當年爺爺楊熾昌所創辦「風車詩社」的相關事跡,只知道他是個嚴肅的阿公,總是在他的領域裡獨處著…

從來不了解他,直到那些過去重見天日。

突然之間,從攝影開始,記憶裡不苟言笑的爺爺呈現出了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形象,寫的更是我從來不太能理解的新詩,是詩人水蔭萍,讓我對他的生平產生了莫大的興趣─曾經那麼親近的家人,卻是有著太多我們未曾聽聞的生命故事,這或許也該說是我們的愚昧嗎…

我不知道,亡羊補牢,可能已經太遲,但我還是想從那些蛛絲馬跡拼湊些什麼,到底,那猶如月球另外一面的歷史,究竟有著哪些我們早該補捉的過去?

In the theater

In the theater

偶然知道了「日曜日式散步者」的拍攝,是當年「風車詩社」的記錄片,只是想欣賞卻因緣際會成了台北首映的家屬代表之一,還得上台致詞─雖然在前兩位家屬代表致詞的時候,我已經明瞭了輩分的差距,我應該就簡短的陪襯就可以,儘量想恰如其分的表達一個後輩對於那段不曾了解歷史的好奇以及孺慕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功…我不知道,我只是說出最真誠的想法,就是我觀賞這部電影的主因。

雖然這部記錄片對我這樣的普通人來說,實在包含了太多意象與涵義而不易消化─有點心理準備會跟Alan Berliner的「以遺忘為詩」有所差異,我妄自揣測著,或許也呈現了一種向當年超現實主義詩人致敬的意涵,好像有點出乎意料又不是那麼意料之外,總之歷史之外的片段,並不是那麼容易理解─但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讓我對超現實主義及這樣的新詩,有了更多的體會:可能我需要放棄一向以來的文字式思考,改以圖像去揣摩那些自由而飛揚的世界。或許解離、重組、浸淫在那些詩句的生命裡,可以更接近詩人那晦澀難解的心靈…

只是許許多多的歷史片段,實在太過沉重,也全然改變主角們、包括爺爺的後半段人生…原來除了因為二二八事件入獄之外,還有人因白色恐怖而被處決…在風中舞動的詩句之後,殘酷而血淋淋的現實,一次次的關上了未來的大門,剩下來的人們,只能卑躬屈膝的等待天光的到來…嗎?

我不知道,我是這樣的,或許某些家屬有著全然不同的想法,更或許,某些人的時間早就停格在那個痛苦無以復加的某分某秒,再也不曾前行。

詩戛然而止,但人,總要活下去─只是歷史的偶然與必然,可能早已讓我們失去得太多太多。

感謝導演及所有工作人員,辛苦挖掘這些埋藏在時間裡的片鱗半爪,從而呈現出了這樣的作品。到了現在,或許在某種層面上來說,已經比像我這樣的家屬更了解詩人生命裡的至樂與憂傷,痛苦與寂寞,更完整刻劃了屬於那個時代的光明與黑暗,我也得以更進一步回到過去,回到爺爺的生命裡─

阿公,看著我們這些追尋的腳步,在天國的你,是否能諒解的笑著?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電影、音樂、與3C娛樂, 文學的遠山書廊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則回應給 漫步在「日曜日式散步者」散場之後

  1. 漫遊者-Lu 說:

    現在重新認識
    就像重新認識一位作家一位詩人般的敬愛他
    也是很好的
    很羨慕你有這樣執著於自己領域的阿公
    精神可佩

  2. Lady Oscar 說:

    原來你的爺爺是詩人,真是了不起! 家學淵源,難怪你的筆觸永遠有著濃濃的詩意。 相較於其他不同型態的文字書寫者,詩人是屬於寂寞與孤立的。 詩的想像力無邊無際,意涵可以抽象也可以寫實,可以現代也可以古典,讀詩是超越精神領域之外的、遠離現實層面的解脫。

    其實一家人反而對家裡成員的私領域或藝術成就不瞭解,這是很普遍的~ 但是你有這麼一位阿公,實在很棒!

    • David Yang 說:

      有嗎我寫的東西有詩意嗎?該不會只有喝酒的時候有😄
      我很喜歡楚辭唐詩宋詞,現在還在努力學習新詩 @@
      很可惜他過世時我才高中,什麼都不懂,來不及多為他留下些什麼…

      • Lady Oscar 說:

        你這次喝了什麼酒? 上次忘了問,喝了酒真的可以寫出詩意嗎? 你有過隔天認不出自己寫的文章的經驗嗎?
        就像我很想很想知道 (確認) 喝了酒真的可以把音樂彈得更好嗎? 還是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至少我知道我不行。 我沒喝酒的習慣,但是喝了一兩口就知道自己頭腦不太轉動了,耳朵也慢了,彈了什麼也搞不清楚…
        我覺得你有一天會開始寫新詩ㄟ~~ 說不定是阿公給你的任務喔!

      • David Yang 說:

        沒有喔這次沒喝酒~
        你不能問我這個自認還不太懂新詩的人啦,我就算醉了,隔天看文章還是很清楚這是我寫的鬼東西😄
        喝酒一定會自我感覺良好,但是不是會有好創作,某種程度上也是別人的標準,是吧?
        如果我阿公想叫我寫詩,可能要從天國醍醐灌頂一下(汗)

  3. 說:

    你的文筆是無庸置疑的,總要多次閱讀咀嚼其中滋味,諸如遊記,老讓人有深入其中的感覺,我還幻想著,會不會坐在電腦前,看你騎腳踏車的累,我就可以減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