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荒原,天之禮讚


很久沒有上百岳了,沒想到,一開始感受到的,竟然是死亡的餘韻。

Just like the plain near styx...tomb, bone, body...

Just like the plain near styx…tomb, bone, body…

上次百岳行程,嚴格說來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不愛山了嗎?或許有一點。但我自己知道,我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登山、出遊都還是很好,但需要更多時間來沈澱那些體驗。

結果上次百岳是雪山,這次,還是雪山。

沒有特別的為什麼,也只是想再次上去看看而已。

Take the picture of pool, everytime

Take the picture of pool, every-time

出發時風和日麗,令人很難相信前一晚我們經過宜蘭時正下著大雨。

Not a good feeling...first cabin,七卡山屋

Not a good feeling…first cabin,七卡山屋

這次的行程跟上次也有點不一樣,這次選擇先在南山的民宿住一晚,這樣第一天可以比較早到武陵農場,早點出發。但反倒是先在七卡山屋吃乾糧當午餐,還要面對似乎是一路尾隨獼猴的虎視眈眈…也因此在七卡山屋稍作停留。

陰森,是唯一的印象。

或許陽光普照時會有不同的想法,但也許是這趟行程的心理壓力,走進七卡山屋的廁所時,總覺得有種莫名的陰鬱,印象中也曾經聽過七卡山屋的鬼故事…哎,哪座山屋沒有傳聞的?

Starry night on the tree

Starry night on the tree

很快地就從名義上的領隊變成了嚮導,無妨,我本來習慣的位置就是隊伍的最後,靜靜地看著,倒也在樹上找到了奇妙的紋路,有點像是梵谷那幅著名的「星空」…我們晚上會有星空嗎?不敢奢望,我連腳架都放棄了,路上別下大雨就成。

But the mountain is still foggy

But the mountain is still foggy

從七卡山屋之後,就持續在大霧中行進了。可是從哭坡上稜線之後,每當大家看著腳下的迷濛,我想的卻是:「如果就這麼跳下去,是不是就解脫了?」

即將羽化的瞬間,似乎畢生追尋的、那無比美好、無比溫暖而自由的光就在眼前,但回過神來,現實卻是肉體破損的痛苦─巨大的反差,徹底改變了我對人生的想法…也曾對人說過,我失去了對未來的想像,因為曾經以為的夢想都隨之而粉碎,It’s empty now。於是陷在泥淖裡,需要重新累積生命的能量。

那是在「荒蕪」一篇裡寫的文字,或許,也從此把死亡的印記,烙印在我的靈魂裡。那三個月的憂鬱,可能也根本算不上憂鬱症,只是對死亡的嚮往而已。

最後在走到晚上要住宿的三六九山莊之前,看到那片恍如三途之河河畔的景觀,不禁迷惘…雖然還是只能趕快抽出相機隨拍,就得趕快進入山莊煮飯,早點睡覺,但那彷彿充滿骸骨的荒原,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

生而為人,真的快樂嗎?

The mountain just like islands on the cloud sea

The mountain just like islands on the cloud sea

黑夜中,再次穿越黑森林。這次在森林裡已經貼滿反光條,上次走錯路的可能性也降到最低,回程時甚至發覺,上次走錯的那條獵徑,似乎也已經崩塌。

可惜努力在寒風中攻頂的我們,最終還是來不及趕到主峰,迎接第一道曙光,就在圈谷裡等待黎明—

但那真的是美得不可方物,令人屏息欣賞。

Golden glacial cirque

Golden glacial cirque

被晨曦染成金紅色的雪山圈谷,是未曾得見的燦爛景致。

Cloud sea

Cloud sea

上到很接近主峰的一個缺口,才恍然大悟,剛才許多人也都在這裡迎接日出吧?即使是慢了一步的我們,看到這樣的雲海,還是佇足良久。

Just like a dragon...

Just like a dragon…

在主峰附近,當年那些沒怎麼注意的白化圓柏,現在看來都像是一條條飛天不成的小龍,在陽光下閃耀著,彷彿充滿著生命。

Holy ridgeline

Holy ridgeline

看著整條清晰的聖稜線,是否有一天,會有那個機會走完全程呢?

……這神聖的稜線啊! 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 戴上勝利的榮冠, 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                                    —沼井鐵太郎

我其實無所謂的,能這樣看著清楚的聖稜線,已經很滿足了。

Rising cloud

Rising cloud

晚間累積在山谷裡的水氣,受初升的旭日一照,滿天蒸騰,跟五年前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North Corner of Syue Mountain

North Corner of Syue Mountain

北稜角。印象中北稜角不是百岳,回家一查,果然,但我其實非常喜歡祂…寬厚的主峰旁,總讓我被那彷彿插天入雲的氣勢所懾,聖稜線的傳統路線應該也都要經過祂的腰繞點,雖然這次看到越來越多山羊等級的山友,竟然有人可以直接從圈谷上到北稜角的腰繞處,可惜那時正好一陣大霧飄來,不然我實在很想知道重裝是怎麼攀上那段陡峭到不行的山坡…

標高3880,北稜角的原罪,或許就是因為離主峰太近吧,再怎麼頭角崢嶸,也只能屈居老二—但我想,在愛山的人的心裡,即使祂不是百岳,也總會有屬於祂的一個角落。

Syue Mountain, we meet again

Syue Mountain, we meet again

再回到雪山,總有些什麼。

不管是在黑森林裡迷途,還是看清三六九山莊旁那些森林大火的遺跡,面對荒野,好像,也面對了赤裸裸的自己—無法逃避那些曾經的迷惘、曾經的死亡印記。

或許現在,對於克里斯,以及那些走入荒野的靈魂,也多了更多體會。

我自己知道,這次上山犯了太多錯誤,比方我的狀況沒有很好,對隊友的狀況掌握也不足等等。

但雪山是寬容的。

兩天下來,我們僅僅只是在霧中前進,未曾碰上大雨的極端狀況,從而讓所有隊友都能順利攻頂,甚至還在攻頂的這天,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好天氣─

謝謝。夫復何求?

[相簿]

Syue Mountain, Again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行、自然與荒野, 台灣記憶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則回應給 死之荒原,天之禮讚

  1. 庭风 說:

    很欣赏图片和文章,这么美丽的山景,看了十分向往!

  2. 漫遊者-Lu 說:

    太棒的圖文
    好難得這些美麗而懾人心魄的山景
    枯樹好有味道特別喜歡

    今天學到"山羊等級的山友"說法很有意思

    • David Yang 說:

      同行有一位朋友是第一次上百岳,滿滿的都是震撼,真的很棒喔 :p 尤其臨場感多半是文字難以描繪的…那些跟山羊一樣的神人山友我們是沒辦法啦,但玉山跟雪山是可以去走走的~

  3. serendipity 說:

    高山上的樹,看起來真的很特別

    • David Yang 說:

      適合畫畫嗎? 哈哈
      高山上的動植物往往也為了因應更險峻惡劣的生存條件,有著更不同的生活方式,看到那棵巒大花楸也是一種欣慰─老朋友還在🙂

  4. Lady Oscar 說:

    愛極了你對山的情感。
    你是怎麼上去的? 離開加州之後,我很久沒爬大山了… 下次跟你去爬山好嗎?
    身而為人,是一件很不快樂的事… 不過那張七卡山屋的「不要」讓我笑了~

    • David Yang 說:

      怎麼上去的? 當然是走上去的啊😄
      就一位朋友開車,我們總共三個人先在南山住一晚,隔天早上到武陵農場開始走…對齁我忘了寫紀錄 :p
      爬小山ok的啊,爬大山我還在調整肌肉強度,左右不平衡好麻煩…
      身而為人有其苦與樂啊…希望在離苦得樂之前,也不是苦中作樂,是努力地活在當下…

      • Lady Oscar 說:

        所以是先開車到山旁邊,那你們對雪山應該是熟悉的。 路標清楚嗎? 你拍的照片看起來都很險峻荒涼,人煙罕見,我就在想是不是很難上去?
        只有當下是永恆。

      • David Yang 說:

        現在黑森林裡面加上反光路標之後,雪山主東全線應該是相當安全容易辨認了,但走起來仍舊不輕鬆,因為兩天的爬升高度超過1500公尺,第一天的重裝最累 Orz

  5. chibang1005 說:

    人生就如同登山,縱使過程如何艱辛,若能登上頂峰,一切都是值得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