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狼的孩子雨和雪」,看自然的呼喚與文明的社會化


這應該算不上什麼影評了,沒辦法,平常不是很關心新電影的資訊,也就很少在第一時間進電影院。直到偶然在電影台看到播映的訊息,才有機會看到這部佳作啊。

「狼的孩子雨和雪」是描述一位女主角「花」,念大學時遇上了一位狼男,與他墜入愛河,結婚、生子。「花」生下了一對可愛的姊弟,「雪」和「雨」。但就在小雨出生沒多久,狼男不幸忽然死亡,花必須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還得面對都市生活對小狼成長過程的種種不便,於是她只好休學帶著兩個孩子遠離都市,共同到鄉下生活…最終,小雪和小雨都得面對成為狼或人的抉擇。

好,簡介至此,後面就有雷了,不喜勿入唷。

這部動畫很努力的描繪了養育小狼在都市生活的種種問題,狼人小時候不太能夠自我控制,情緒波動的時候就很容易化為狼,姐姐小雪體力充沛活蹦亂跳,這個問題相形嚴重,弟弟小雨則反而有著活動力低下又愛哭的狀況,但同樣的是這兩匹小狼根本不能見人,連生病都不能帶去醫院,到鄉下生活或許是不得已的選擇…一直到這裡,都很難想像,這個女主角是怎麼撐過來的?連到鄉下都還要自己學著修繕那種古老的日式長屋及種菜,還好村民幫了很多忙,她才能在沒有收入的狀況下撐到小雪去上小學。

看到這裡,我本來以為,活動力超強跑得比男生還快的姐姐小雪,會走上狼之路;內向愛哭的弟弟小雨,或許比較適合留在文明裡。

只是在一個雪季的冬日,全家三個人都跑到雪原上打滾遊玩,人類的「花」當然比不上小雪與小雨,但小雨在森林裡的溪流,突然覺得自己有能力狩獵,卻在捕捉一隻鳥後失足落入水中…最後被姐姐小雪救起。

似乎就從這一刻開始,兩人(狼)的人生之路逆轉,終於走上分歧的道路。

姐姐小雪歷經了在學校裡,因為無可遏抑的激動情緒,揮出狼爪抓傷了男同學的事件。但也在他的掩護之下,想成為人類而努力學著改變自己,最終在一個風雨日,向那位同學展示了狼的真身並道歉。

是不是,就像是我們社會化的過程?

我們每一個想在文明裡學著生活的普通人,似乎都走過這樣的歷程,在犯錯之後學習,在情緒激動之後壓抑,於是戴著一個又一個人類的面具過活。

弟弟小雨則隨著母親前往應徵動物觀察員時,遇見了一隻動物園裡的老狼。於是他不想上學的日子就消失無蹤,拜訪他口中的「老師」,後來「花」不怎麼意外地發現,「老師」是一隻野生的狐狸─應該是狐狸吧,狼男可自稱是一百多年前早就滅絕的日本狼後裔。

我知道日本是有熊的,但蠻訝異日本狼早就滅絕這件事,於是在網路上做了一點功課,才發現這些年來,日本不是沒有復育日本狼的聲浪,只是固然囿於技術上的難度,社會上也有著反對的聲浪。再加細想,台灣似乎也有著類似的問題:位於食物鍊頂端的台灣黑熊與雲豹,只有黑熊存活了下來,於是台灣獼猴與台灣水鹿開始繁殖,就像日本的鹿一樣,造成了另一種社會問題─動畫裡鄉下的每一戶人家也都面臨作物被鹿或野豬破壞的問題,除了理所當然的「花」一家。

最終的風雨日,小雨把因尋找不告而別的他而摔下山谷昏迷不醒的媽媽帶回村落之後,化為狼,飛奔爬上山巔,響徹山野的狼嚎,彷彿驅走了滿天烏雲,朝陽初現,也似乎宣告繼承了「老師」的山王地位,取回意即「大神」的狼之身分,「花」也重溫對狼的喜愛,放下對小雨的不捨,祝福他走上自己的路…

好了,看到這裡,可能有些老朋友已經知道我要寫什麼了,沒錯,又是克里斯,那位走入阿拉斯加荒原的克里斯

從小雨身上,我又再次的想到了自然的呼喚這件事。就算排除掉狼人的身分,在我們某些人的心裡,總是有那份對自然的嚮往

彷彿文明裡的一切從來就不真實。

其實看到小雪就知道了。為了要成為人類,她必須隱藏小時候收集小動物骸骨的習慣,只為了「更像一個女生」,更不用說不能顯露狼族身分這件事。

隨著我們漸漸長大,或許有點悲哀的是,我們在臉上戴上了一層又一層的面具,我們必須有道德,我們必須有禮貌,我們必須遵守法律,我們必須活得像個人…只為了能在這個社會存活下去。是不是個好人一點都不重要,社會從來不在乎這些。

或許,我們也像小雪一樣,失去了些什麼?

我一直很喜歡兩種動物,狼,以及鷹。喜歡鷹,喜歡到會去看「老鷹想飛」這樣的記錄片,因為喜歡他們翱翔天際,自由的模樣;但狼就是另一種說不清的情感,最正確的,或許是喜歡他們在照片裡的眼神:

那是一種在野性中看見理性,似有情緒,卻也無情的眼神。

對我而言,那似乎就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睥睨一切的神,無悲無喜,卻也亦悲亦喜。狼在日語中被稱為大神,不知道是怎麼樣的緣由,但我的確有著看見神的感覺。以前也曾經很喜歡一部「狼雨」的動畫,獨立的狼,有家族的狼,無情的狼,自由的狼…扯遠了,看到這樣的動畫,不禁回憶起那些逝去的時光。

活在文明裡的我們,從來就不自由。

感謝細川守的故事,雖然很多細節大概由於電影長度的限制無法描述,還真希望能有非電影的版本,但其實這樣也夠了,足夠讓從小也喜歡學狼嚎的自己,著迷於那些回歸自然的片刻,哈。

最後,另外一個主軸應該是要謝謝母親無悔的付出…咦,母親節還沒到喔?好啦沒關係啦,反正自宮崎駿之後,我們還會有細田守與新海誠可以看喔~

廣告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本篇發表於 電影、音樂、與3C娛樂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4 Responses to 從「狼的孩子雨和雪」,看自然的呼喚與文明的社會化

  1. 漫遊者-Lu 說道:

    「狼的孩子雨和雪」感覺是想像力豐富的故事
    應該很好看!
    你喜歡的動物是狼和鷹
    真的和一般人不一樣
    不過感覺你本人溫和許多
    會不會是一種互補作用?^^"

  2. Lady Oscar 說道:

    有這麼稀奇特別的電影?!! 好想看! 我喜歡的動物是狼和大象 (還有狗,不過狗比較像是文明裡的化身)。 你對狼的形容太棒了,冷冷的眼神藏著溫暖,像你說的,「無悲無喜,卻也亦悲亦喜。」我喜歡他孤獨的神情和獨行俠的氣概。 當一匹孤獨的狼,是我青少年時的浪漫幻想。 ^^

    希望在網路上或圖書館能找到這個電影啊!!

  3. Lady Oscar 說道:

    對於克里斯,我最近想了很多他的事,還有他心裡可能想要追尋的人類情感,只是他在家庭裡和學校社交生活中沒有找到。 改天再分享。

    • David Yang 說道:

      荒野或許是一面鏡子吧,照出了最真實的自己,於是他想回去追尋…但就像台灣最近很轟動的事件,情侶在喜馬拉雅山區步道健行墬崖,最後男生活下來女生沒挺過去,我總是遺憾著,如果能聽到他們的故事多好…

      • Lady Oscar 說道:

        發生這件事… 唉,很令人難過。 山的神秘和壯闊永遠是最吸引人一探究竟的。 山的故事也是無窮無盡。 如果他們能一起在,一定有很多好故事…

        人在山的面前,只能面對自己,無所隱藏。 我很想知道克里斯看到了什麼。 可惜他來不及寫下來。

      • David Yang 說道:

        想知道+1…有所經歷的生命故事最特別,唉。

  4. Lady Oscar 說道:

    我看完電影了。 花實在是個堅強無比的女孩,勇敢地愛著非我族類的狼,為了最初的愛,勇敢地承擔一切。 她的特立獨行和與眾不同,令人眼睛一亮。 整部電影我最喜歡的就是她~

    也許是先讀了你的文章,我覺得,小雨選擇屬於狼的身分似乎是理所當然的。 狼的本性原本就不喜交際,安靜善於觀察。 雖然童年的時候難免瞻前顧後,畢竟大自然是最適合的老師,幼狼長大了,自然會學到如何在山裡生存。 以前看獅子王電影也有這種感覺,小獅子天真無邪,愛哭愛父母的照顧。 而小雪的好動和想要上學與人相處的衝勁,跟這個文明不停地想要灌輸給我們的觀念和價值觀很類似。 這個文明幾千年來鼓吹著人類要積極進取,長袖善舞,只有遵循遊戲規則,跟大家玩一樣的遊戲,才能進入這個文明,不再孤獨一身。 小雪因而放棄了她自己的一部分。

    謝謝你介紹這部好看的電影。 走自己的路吧。 沒有人可以告訴你該怎麼活、該怎麼走。 只要找到了人生的價值和意義,走下去。 不必和別人一樣。

    • David Yang 說道:

      哇,寫得真好,好像比我的原文還好~XD

      • Lady Oscar 說道:

        什麼跟什麼啦~ 怎能喧賓奪主。
        我很希望自己能有花的一半勇氣, 有小雪溶入人的社會的洞悉。 最欣羨的是小雨成為狼的自由與果決。 但是我什麼都做不成,只有許多妥協。 我不斷檢視,是否會變成「不誠實」的自己…

      • David Yang 說道:

        妥協在人世間是難以避免的吧,無奈的時刻到處都是…可是我一直想誠實的面對自己,如果沒有堅持一些原則,就跟那些電視上的政客沒有兩樣了…

  5. Lady Oscar 說道:

    很深切的問題,我們一生都要面對的,就是在誠實之時,是否變相成為自私。 這個平衡點是挑戰~~

    • David Yang 說道:

      也是齁,自我與自私或許只有一線之隔。
      不過這幾年我想法也慢慢改變了,做過了很多自己,為別人活著也挺不錯的~

      • Lady Oscar 說道:

        這個挺有意思,「做過了很多自己」,亦即自已並不是只有一個意向 (意象),不需要執取某個單一的自己! 太有哲理了!

      • David Yang 說道:

        自我,在生命的每個階段常常在產生變化,甚至本來就不只有一種面向,是吧~

      • Lady Oscar 說道:

        是的! 我們天天都在變化著, 稍一不留意,就走遠了。 情境轉換過後,來時路徑荒草蔓野,自己暗忖,接受這條路,也是接受生命的不可預知。
        忽然覺得,花可能是在這個情況下,才能接受上天的安排,放寬心地接受,一步一步地過好每一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