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著李宗盛的「有歌之年」


In, those years

三十個「有歌之年」過去,或許四十年,曾經迴盪在你/我腦海裡的,是那些旋律?

遮遮掩掩的也沒什麼必要,其實,就是參加了2020年1月18日李宗盛巡迴演唱會「有歌之年」的高雄場…終於。

我不確定這年頭還有多少人知道李宗盛─好啦,不知道的年輕人應該也不會來看我這個耽溺於文字的老派網站,大概都在看youtuber吧,哈哈。

但我就是聽著李宗盛的歌長大的。

當然最早的民歌時期「木吉他合唱團」是無法躬逢其盛,年紀還小呢,呵。但隨即迎來的台灣流行歌全盛時期,激起一波又一波浪潮的,置身舞台最中央…的幕後操盤手,好像總是「李宗盛」這個名字。

雖然出了社會後,才漸漸的理解,老是在情情愛愛的國語─芭樂─歌壇,格局並不是很大,真正聽音樂、做音樂的人,如果不是在演奏的殿堂之上,就是接觸國外最新的音樂類型。或許,最有生命的音樂,都應該來自於自己擁有創作能量的演奏者、歌手或樂團。但那都是後來的事了,對中南部的小孩來說,聽的如果不是台語歌,當然也就是這些情歌。

所以,即便這傢伙是被某大學同學評論為「強X(消音)」自己寫的好歌的歌手,我還是去聽了他的演唱會─本來就是好久以前就想聽了啊啊啊~畢竟他可是我高中第一堂資訊課,練習打字的第一篇文章主角:「寫給李宗盛的一封信」─不過事隔多年,連標題我都記不太清楚,更遑論內容。只記得電腦老師經過我座位後面時瞥了一眼:

「喔,你的信是要寫給李宗盛啊。」

「嗯,都聽他寫的歌。」

大概也是一種鬼迷心竅吧(笑)。

所以就從「開場白」,開啟了李宗盛的歌唱年代「生命中的精靈」、「寂寞難耐」、「飛」,「七點鐘」與「最愛」時已經開始寫歌與製作,但真正的「年年都有hit song」,則是「夢醒時分」、「我是一隻小小鳥」、「飄洋過海來看你」、「問」、「愛如潮水」、「領悟」、「為你我受冷風吹」、「夜太黑」、「陰天」到「晚婚」,之後淡出台灣歌壇…

嗯,弟子李劍青上台扛了三首歌「匆匆」、「平凡故事」及「出城」,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這讓李宗盛喘口氣,也讓我的聽覺喘口氣─總算有個歌聲比較像職業歌手的人上場了(大笑),雖然這幾首我都沒聽過(汗)。

不過這人講到「年年都有hit song」那賊兮兮的笑臉…當年到底是怎麼樣的不可一世呢?「不必在乎我是誰」、「愛要怎麼說出口」、「讓我歡喜讓我憂」、「那麼愛你為什麼」、「你走你的路」、「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到「當愛已成往事」,結束了與朱衛茵及林憶蓮的兩段婚姻,箇中滋味…他不避諱提到他寫給林憶蓮的歌曲,也唱了好幾首寫給她的歌,提到「她是個傑出、不得了、優秀、有天份,到現在都還在發出閃亮光芒的女性」,但就是「有緣無份啦!」─從來不想評論他人的緋聞或男女新聞,因為就我的理解,感情中沒有對錯可言。只是,這些生命經歷或許也是李氏情歌之所以動人的原因之一。

喔,另外,他倒是自己小爆了一個料,「高雄對我還是不錯的!因為這一任太太是高雄人」他笑說:「託大家的福!」正好也是那陣子查資料才發現他又結婚了,但這次就低調得不能再低調…

「新寫的舊歌」是緬懷父親,「山丘」是近來的巨作,以這兩首作品做了個暫時的結尾。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來參與的聽眾都年紀偏大,最後像我一樣鼓譟「安可」的人竟然沒幾個,我真是個以為自己還年輕但事實不然的大叔(笑)。不然當然我也理解,對於一位六十歲的阿伯來說,唱安可曲有點辛苦(狂笑),不過李宗盛還是回來啦…「愛的代價」,一定要唱的「鬼迷心竅」與「凡人歌」…

在遍歷時光洗禮之後,我們又剩下些什麼?

我其實比較好奇的是,我從來沒聽過的「晚婚」,他自己說是與江蕙合作,也是離開台灣前往大陸發展前的最後一首作品─是為了什麼,捨棄了在這裡發展的一切,重新開始?據他自己說是不再寫情歌了,是不是以生命創作的人,真的會隨著生命階段的改變,總是需要尋求蛻變的契機?

2001年之後,就很少聽到他的作品了。或許也是後來出了社會,開始忙於工作,隨著生活型態的轉變,也就比較不容易像學生時期一樣,新歌就是要學,三不五時夜唱KTV…所以遺憾的,也是最想聽的「縱貫線」相關作品,巡演時正好是我準備前往澳洲打工度假之前,又一次的無緣參與。

所以這次才是「終於」啊,終於看到李宗盛了…

我沒有刻意隱藏

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 唏噓相見恨晚

不自覺的想到了這首「山丘」,還真是道盡了歲月的流轉…也是相見恨晚。

他總是自稱寫歌的小李,「我寫出來,如果得到你的共鳴、喜歡,其實它就是你的了!」是啊,那些與這些歌詞、旋律渡過的時光,好像總是這首歌,但終歸是自己的人生…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間

終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閒

不甘平凡,但還是庸庸碌碌的凡人如我,終日奔波,痛苦著在無有止境的忙碌中掙扎著…謝啦,李宗盛,就讓我叫你一聲大哥吧,感謝終究的相遇,也謝謝你們「縱貫線」的「亡命之徒」,讓我重新認識了Eagles樂團的經典名曲「Desperado」: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Desperado, ah, you ain’t gettin’ no younger

Your pain and your hunger, they’re drivin’ you home

Freedom, oh, freedom.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Before it’s too late,hmm,的確是不年輕了,好像也越來越接近亡命之徒的一隻魯蛇。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太遲,但那些浸淫歌聲的時間過後,我想…

儘管走過痛苦,總是孤獨,至少,我好好的活過。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本篇發表於 電影、音樂、與3C娛樂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唱著李宗盛的「有歌之年」

  1. Lady Oscar 說道:

    能夠去聽現場演唱會,一定很感動! 音樂就是要聽現場。
    我也有認識結婚三次 (以上) 的人。 我常常想到底為什麼,在婚姻裡從來不懼怕 . . . 或許是對愛有強烈的信心吧。
    你好嗎? 平安~

    • David Yang 說道:

      聽現場超棒的啊啊啊~
      婚姻我大概是沒資格講什麼,啦啦。

      台灣這邊都還好啦,但美國疫情現在是全世界最嚴重,你還好嗎?

      • Lady Oscar 說道:

        還好。 待在家避難,空氣中仍然瀰漫著不安的氛圍,這場災難巨大且人類都沒有準備~

        音樂本是屬於現場的分享啊! 其實我更喜歡的是小型的場地,很單純的聽歌。 迪化街那一帶好像有小型的劇場場地,平時有樂團和歌手表演。 只是經過這一波傳染病侵襲,不知道這些表演要等到何時才恢復了。

        有個現場挺好玩的,介紹給你聽一聽:: Thomas Helton Live 在臉書上。
        他在自己家裡播放音樂給大家聽,走來走去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