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冒險王:屬於每個平凡你我的不平凡旅程


也是個美好的白日夢,在看完電影以後。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兩個月前看電影時,看到這部片的預告,就引起了我的興趣。儘管就在那天,遭遇了生平最大的車禍意外,於是經驗著外傷漸漸痊癒、內傷至今未完全復原的漫長歷程,期間還有著流感、長輩過世等不一而足的大小諸事接踵而來…

但從未忘卻那個夢。

趁著過年期間,下檔之前,終於完成,無比滿足。

為什麼會感興趣? 因為一開始電影裡的片段,就像我們平凡無奇的人生─為了活下去,我們必須習慣一成不變的工作與生活。偶爾做做白日夢,也是無可避免的。畢竟生活的透氣口,似乎就只剩下電影、小說及小小的旅行…

但,曾經跨出過舒適圈嗎?

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在看著以前的自己,因為一個契機,展開了一些連自己都無法預料到的旅程。那一次次的旅行,也許不像Walter Mitty曾經在海裡與鯊魚搏鬥那樣的驚險刺激,但每走出一步,每體驗到一個不同的遇合,就像井底之蛙終於跳了出來,身心靈受到的震撼,都是未來成長的養分。

To see the world,
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To see behind walls, draw closer,
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That is the purpose of Life.

去看這個世界,
去經歷危險的事物,
去看牆後的世界,靠得更近一點,
去發現彼此同時去感受。
這就是人生的目的。

這是片中Life雜誌的座右銘。事實上,Life雜誌的紙本發行版的確已經在2007消失,後繼的Life.com也在2012停止運作,成為了一個時代雜誌 (Time) 下的攝影照片頻道。儘管我並不全然確定這就是人生的目的,但這段文字的確揭櫫了人類文明一直以來持續進步的關鍵:

我們從不停下腳步。

爬上高山、跨上單車、邁向旅程之後,感同身受的發現,也許,在內心驅動著自己的,也是這樣的渴望。可能終究無法看遍世上所有的美景,經驗世上所有的經驗,但不走出去,我們看不到自己的不足及更多的可能性。

Step Out!

回歸之後的自己,也只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只能不時夢想著,能夠偶爾再次跨出旅行的腳步。暫時沒辦法像片中那樣的跨越巨大時空,但那一幕幕冰島與格陵蘭的壯闊景觀,也足以令人身歷其境─似乎是有別於一般好萊塢電影的快速動感畫面,靜謐的運鏡讓一幕幕都宛如經典照片─就像是國家地理雜誌的冒險者們一樣,帶我們走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而片中西恩潘招手的那張照片,其實也就是出自於國家地理雜誌。

Walter Mitty:When are you going to take it?
Sean O’Connell:Sometimes I don’t. If I like a moment, for me, personally, I don’t like to have the distraction of the camera. I just want to stay in it.
Walter Mitty:Stay in it?
Sean O’Connell:Yeah. Right there. Right here.

看著電影中雪豹即將出現的時刻,我也是本能的想按下快門…但接下來的這一段對話,則是徹徹底底的感動─

我們總是忘卻,攝影不僅僅只是獵取那一瞬間而已。

身為鍵盤攝影師的自己,慢慢才從一些拍不到的題材、與不想拍的時刻,體會到拿捏那一瞬間的真相:對現在的我來說,按下快門的時刻,是理性的計算,是感性的期待,也是主觀與客觀交錯的臨界點,一半為別人、另一半才是為了自己的記錄。

但如果放手,那個完美的剎那,就永遠地,成為自己的享受。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算是一種自私的表現,但對大難不死的自己來說…活在當下,母寧就是生命蘊藏的真義。

Dawn is coming
Open your eyes
Look into the sun as the new days rise
And I will wait for you tonight
You’re here forever and you’re by my side
I’ve been waiting all my life
To feel your heart as it’s keeping time
We’ll do whatever just to stay alive

Jose Gonzales的Stay Alive,現在我最喜歡的,是這首,也讓我在電影散場之際,捨不得離開,還是站在電影院門口把它聽完。

日子還是要過,你我仍舊平凡。

但我們的夢想之火不滅,也要努力讓它實現!

Ben Stiller, thank you, it is a great job for me.

P.S.官網:http://www.waltermitty.com/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電影、音樂、與3C娛樂, 旅行,我的心靈地圖, 流光,剎那,影像永恆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則回應給 白日夢冒險王:屬於每個平凡你我的不平凡旅程

  1. 甲殼類 說:

    這部我在看預告時還沒那麼想看,
    一開始只覺得是個腦子常放空的人….. (理科人就是喜歡實事求事 XD)
    而且我本來以為所有的都是他想像的!
    後來噗浪上的朋友有看這片的全都在推,
    音樂也越聽越喜歡,
    最後就殺去電影院看!
    也幸好有去看~ 其實我覺得預告(不是那個6分鐘長預告)有點沒有介紹好!
    但我也覺得真正在看到Walter踏出辦公室時才整個開始好看!
    也許一開始他是有點在(和上司)賭氣,
    就覺得一定要找到攝影師逼他吐出底片……..
    跳上飛機, 看到Life的座右銘完美的嵌在機場櫃台/跑道,
    那時真的邊看邊跟著念著這幾句話~
    然後又燃起一股想要好好去旅行的心態! ^^

    • dflucifer 說:

      我果然是個愛做夢的非理工人 (默) 剛剛特別回去找了一下短版的Trailer,還真的有可能讓人以為全都是白日夢😄 不過因為我也做過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有些以前連作夢都沒想過,就感覺會有something different,才有興趣去看。後來看到一篇文章說到Sean Penn的那段話,就變成是愛拍照的人非看不可啦 :p 音樂很好聽吧? 太適合旅行啦~

  2. 通告: LIFE: 看見生活-經典人生攝影展,是時代的記憶 | 山頭斜照卻相迎

  3. 通告: 2014年度回顧:重新開始探索的時刻 | 山頭斜照卻相迎

  4. 通告: 燃燒的燃燒 | 山頭斜照卻相迎

  5. Lady Oscar 說:

    那個 Space Oddity (David Bowie + Kristen Wiig) 的影片 … 4:09 忽然冒出來的 1 號地鐵和 125 街,讓我愣了幾秒鐘。 那是我以前常常佇立發呆的地方。 就在 125 Street 的標示前面。

    人生中最完美的那一刻,姑且稱它為人為的永恆,是無法真正拍攝保存下來的。 它只存在人類的記憶之庫裡。

    • dflucifer 說:

      哇,真好,沒去過~
      後來也在想,這也是繪畫的其中一個意義吧? 來不及拍下的,心靈才看得到的風景,經過了點點滴滴的轉化,或能呈現出更為具有特色的風貌。

      • Lady Oscar 說:

        而且每個人對當下情境的解讀都不一樣,呈現出的繪畫或任何再創造的形式往往令人驚奇。 許多風景,只有心靈與當下才體會得到,這比什麼都珍貴。

        呵呵~ 我在紐約念書五年啦~ 那是一段發呆撞壁的歲月。 那個 125 street 月台可是充滿了奧斯卡小姐的眼淚呢!

      • dflucifer 說:

        唷,來寫一下125 street的故事啊~

      • Lady Oscar 說:

        你太沒有同情心了,這麼慘的事你也要我講~~ 嗚嗚嗚。 。。

      • Lady Oscar 說:

        其實過了這麼久,就不太慘了。 那時候跟一個有躁鬱症的人交往,他就住在 125 street 那一站附近。 難過的時候,要搭地鐵回到自己的住處,我就站在那發呆難過。 現在想想,要活得那麼痛苦幹嘛咧??

      • dflucifer 說:

        …還好,正不知道前一篇留言要回什麼的時候就有這篇了…
        走出來大概還是不太容易的,快樂的活在當下喔!!

      • Lady Oscar 說:

        沒錯! 過去的事就隨風去了。 那個站牌還在那裡,靜靜地看著人生的悲歡離合。 這就是「歷史遺跡」吧~ 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