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的旅人


火災之後,連續幾天晚上都為了尋找住宿處而奔波著。

住汽車旅館或許最舒服,但也不便宜,只是多少可以看到最近的溫布頓網球比賽直播。

曾經回到火場再睡了一晚,才驚覺,那樣的環境已經沒辦法生活了。實際上除了晾在樓梯間被燒得一乾二淨的衣服之外,房間基本上沒有什麼事,但跟樓下起火點相通的浴室,不停飄散而出的不知道是一氧化碳、二氧化碳還是戴奧辛,一晚過去,下定決心要盡快找到新的住處。

wp-image-73029741jpg.jpg

偏偏這時候又來了一個強烈颱風,還得請朋友收留一晚…總不會有房東在颱風天還能看房子吧?

雖然說是有一段時間沒旅行了,但的確是從來沒有這種在工作之外,每天晚上仍得為了住宿隨遇而安的經驗。

打包不是問題,畢竟不用真的像背包客一樣,每天都把全副家當背在身上;天氣有點難受,台北夏天那出乎意料之外的悶熱,只要一離開冷氣間,汗水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滴滴落下,更何況,我仍舊是背著背包行走著,帶著偶爾的一連串嗆咳…

還是背包客,是吧?

其實,我們都是過客。

在異鄉求學,不管是學校宿舍或是必須自行尋找租屋處,終究會畢業,是過客;出社會之後,隨著工作的改變,游移在一個又一個的租屋處之間,是過客;開始穿梭在山海之間的戶外環境,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峰,是過客;一個人的單車環島,每天經過無數的鄉鎮,看遍全台灣的海景,是過客;S型的環澳洲旅行,從Perth到Sydney的一萬五千公里,或許有些是一輩子不會再度造訪的沙漠小鎮,那更是過客中的過客…

或許在生命交錯之際,我們也都成為了彼此互相的過客。

但交會之後,是不是能留下什麼?

跨越了我自己的瀕死經驗(Near-death experience,NDE)之後,我才知道,從第一階段的Peace(平和),到第二階段的Body separation(身體分離),第三階段的Entering darkness(進入黑暗),我最終到達了第四階段的Seeing the light(看見光),只差沒有第五階段的Entering the light(進入光)。

或許當時,靈魂的能量曾經燃燒殆盡,但我實在非常懷念那道光。

相對而言,這次的經驗並沒有那麼超現實,也學到了一些經驗:

  1. 濕毛巾實際上並沒有太大作用
  2. 遇到火場裡的煙,最佳策略是躲入房間並堵住門縫及窗縫,等待救援—據說受災的受害者多半是被煙嗆死,而非被火燒死(註)
  3. (7/11)再補充一點,或許這次我唯一做對的一件事是,趴在地上呼吸新鮮空氣。但其實覺得這大概是動物本能,因為其他地方都沒得呼吸了

但轉眼間,我又將成為過客,走向另一個生活。

“Life is struggling",我其實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說法,或許"Life is a struggle"才是對的。Anyway,掙扎求存,總是進行中。累了,但也沒什麼時間休息…

Keep struggling and waiting…just like the moment before death.

註:原來這次另外有一位室友才是受傷最嚴重的,因為吸入性嗆傷在加護病房待了兩天…

About David Yang

David Yang, like sports, nature, reading, music and...traveling.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but like watching basketball, baseball and tennis games. I am not very strong, but like hiking, bushwalking and riding bicycle into the nature...Although I am a software engineer. Not only continue to read and gain knowledge, I also want to walk around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Here are some stories about my itineraries: https://dflucifer.wordpress.com/ I come from Taiwan...no matter where you meet me, either I am traveling, or just preparing for next trip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旅行,我的心靈地圖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則回應給 每天晚上的旅人

  1. 牧紫日矜 說:

    話說,問個技術性問題。

    像你的例子,原來的房東給解約嗎?雖說照理你有這個權利,但不知道實際情形會是如何……

    • David Yang 說:

      房東是叫我們這些房客都去找房子啦,雖然起火點在四樓,但我們五樓也有一間房間有被燒到,而且主要水電管線都有受影響(好幾天沒水用),房東也說要處理一陣子。更何況四樓以上的樓梯間全都是燒黑的狀態,不知道要不要整修…就我來說,感覺有點像煤氣室,也完全不想再住。
      只是我看新宿舍合約的確有一條是關於這種不可抗力因素搬遷,但舊宿舍合約好像沒有,或許只是合意解約?

  2. 甲殼類 說:

    雖說很老套~ 但人平安還是最重要!
    千萬別走進那道光…….. ^^b

    我也有點好奇樓上問的答案!

  3. 漫遊者-Lu 說:

    看似輕鬆的筆調
    其實內心須承受多大的艱苦
    你的勇敢是我們要學習的!
    希望一切漸漸恢復常軌後
    要讓自己再重新出發
    你會有很不一樣的世界
    加油囉!

  4. Lady Oscar 說:

    Life is pain.
    火災現場總是不方便再住下去了。 你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看到你在城市裡流浪好難過。 希望你順利找到安全舒服的新家。
    可以放假嗎? 來美國找我,吃住我負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